学会信息资料 » 学会人物志 » 

Wolfsburg市议员van Geuns-Rosch先生专访

Van Geuns-Rosch先生:德国沃尔夫斯堡市(Wolfsburg)市议员、狼堡中国论坛理事长。应他的邀请,中德汽车工业技术学会有幸在6月24日相聚在范·格温斯-罗诗先生家花园中对他进行采访。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和经验留给了大家一笔财富。从大学社会学老师,到大众公司经理培训师,“中国专家”,进而在1983年作为第一批德方专家组建上海大众培训中心。“汽车”成就了他事业,“中国上海”则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

主题:   上海大众成立初期的特殊经历,中德两国文化交流,中德在汽车领域的更深入的合作。
主持人:史敏哲、韩珂

Interview with Mr. van Geuns-Rosch

以下是我们的采访内容:

史敏哲:当年有什么样的机遇,您决定去中国?

Rosch:那得追溯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政府考虑如何加速中国现代化。关于汽车工业,主要是指在长春,上海还有南京的汽车工业基地的现代化。与此同时,德国大众公司时任总裁哈恩教授正密切关注着中国的发展,寻找谈话的机会和中国在汽车领域展开合作。随后发生了奇特的事情,而往往历史的命运就是这么奇特。当时中国工业部决定派一个代表团来德国访问,因为比较看重戴姆勒奔驰,所以就先来到斯图加特。在他们和戴姆勒奔驰的人协商合作的可能性的同时,也注意到斯图加特大街上好像另外一个牌子的轿车行驶的更多些,那些车都带着个上面画着VW的圆圈的标志,就此问了问,“这是什么公司的车?这些车在哪里造的?”,戴姆勒奔驰的人回答:“那些是大众牌汽车。”中方说:“大众,从来没听说过。”“在狼堡造的”,中方说:“还是从来没听过。狼堡在什么地方?”“在北部靠近前东德边境的地方”,就这样因为产生了兴趣,就决定到狼堡来看看。

施密特博士厂长接了电话,决定马上接见这些来自中国的客人,就这样,中国工业部长和大众公司负责人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谈话。

他们先坐火车到汉诺威,然后转慢车才来到狼堡,到了那个带着上面画着VW的圆圈标志的工厂门口。然后对门卫说:“我们来自中国,想和大众公司的负责人谈谈。”感谢上帝,我们的门卫反应到,这些人应该是有由来头的。因为通常的访问者都是开着豪华车,穿着西服打着领带。而这些人都穿着扣满纽扣的衣服(应该称中山装),每人都戴顶帽子,而且还是走路过来的。无论如何,他坚信在他面前的这些中国人是有来头的,于是很快接通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当时哈恩不在,施密特博士厂长接了电话,决定马上接见这些来自中国的客人。就这样,中国工业部长和大众公司负责人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谈话。哈恩教授回来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激动,之后他亲自飞往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协商工作。

(微笑)这些都是序言,关于我怎样来中国的,我还得从我怎么来大众公司说起。我不像你们都是学工程专业的,我过去是研究历史,或者说社会学的。可以说和汽车工业没有什么关系,除了一直对汽车以及对汽车历史感兴趣之外。当时和大众可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还在Loccum距离汉诺威不远的城市教书。当时也有大众公司的员工参加了我的课。就这样直到大约在60年代末,大众决定开办一所在职教育学院,有人就把我推荐了,所以从那时起,我就来到大众成为了经理培训教练。(微笑着说)除了对历史,经济略懂,如何教大家关于管理,对我也算是一种挑战吧。这个学院应该还是不错的,因为到现在它还依然为大众公司服务着。

说到中国,哈恩博士等大众领导层一直报以很大的兴趣。可是究竟派谁去中国呢?工程师,经理?他们对中国并不了解啊,这可不好。于是又有人推荐,Rosch可以啊。他不仅对中国感兴趣,对中国的情况有所了解,甚至还能说两句中文呢。如此,我就一天天成了大众集团的中国专家了。俗话说,盲人之间的独眼是国王(Unter den blinden ist der einäugige der König)!其他人都是盲人,就我一个是独眼,能在地图上指出中国在哪里(笑)!在准备的过程中,我学了更多的中文,对中国有了更多的了解。其中一项是给经济界的人士(有大众的还有汉莎)编辑了一本中德文对照德小册子,现在大家在哪里都可以买到,但是在当时,一切都没有。我们同事到中国会需要什么,比如会谈到模具问题,生活上,关于吃饭,还有理发都有涉及,小册子左边是德语,右边是中文,这样指指点点就可以交流沟通了。83年,我首次来到了中国,就在锦江宾馆的中德管理层会议,我结识了上海大众总经理张昌谋等一大批中方管理人,开始了3年在上海的生活和工作。在安亭还看到以前上海牌轿车,年产量不到3000,百公里油耗直达20升。就这样中国和德国一起在安亭原有汽车工业的基础上开始了上海大众的建设。我还记得,关于当年上海交通的状况,比如我们从浦东到安亭,只能先乘坐渡轮,然后穿过市区,紧接着乡间公路,一路颠簸,差不多半天就过去了。还记得,通往安亭要经过一个火车道涵洞,要是在梅雨季节,那可就是灾难了。因为地下的积水往往会超过汽车的排气管。通过那里,司机都得把油门踩到最大,幸运的化,排气管的气压比水压高,能够勉强通过,要是听到“嘣”的一声,那就意味着,发动机熄火了,等待大家的是两个选择,一是要么是在那里慢慢等着,等别人帮忙,水会慢慢的渗入车内,二是快点把车门打开出去推车,水会迅速淹到脚面。(微笑)你们知道吗,我在当时还是为数不多的拥有中国驾照的外国人呢。记得当时中国人开车都很保守,就是在路口汇车都相互谦让,所以那时的车祸非常少。

韩珂:您在中国生活了多年,哪些人对您产生过很大的影响?

Rosch:说道中国人,我不得不想起我当年的领导,人事经理费辰荣。很遗憾他过早的过世了。每当看到他,我都不犹的想起我的父亲,头发的颜色,言谈举止,最重要的是令人惊讶的有耐心。他不是一个乐意发号施令的人,而是喜欢耐心解释,非常善解人意吧;不论是别的中国同事,还是我这个外国人下属,从没有人害怕和他交流。他的大门永远敞开,随时愿意和大家讨论;他绝对是个专家,总是知道,目标在哪里,如何能到达。虽然他没有在大学专门学过领导学,但是他绝对具有高超的领导艺术,是一个出色的人事主管。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影响了我。
另一位是总经理张昌谋,与费辰荣不同,他是工程师出身,早年在苏联工作学习过,可以说他绝对是个杰出的专家!他有个习惯就是要时不时好好喝两杯,可能是在苏联那里养成的吧。记得有一次,和他去上海的餐馆吃饭,先是中餐和法国菜,然后就喝上了,我实在是记不清了喝了多少,直到我觉得自己不行了,正准备站起来,他突然指着我说:“你赢了,我该回家了!”(笑)经过种种事情,让我对他有更多的了解,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韩珂:可以和您说说狼堡中国论坛么,是什么促使您成立了它呢?

Interview with Mr. van Geuns-Rosch

Rosch:这是完全另一个话题了!我觉得中国人德国人完全可以在一起工作,从全球政治到经济都有很多共识。德国可以帮助中国,因为可靠是德国科技产品的代名词。德国人可以是很好的工程技术人员,但并不善于经商,至少不像中国人那样精通。所以中德应该展开合作,这对两国人民都有好处,而且一直这样认为。遗憾的是有些德国人对中国抱有偏见,感谢上帝,这些人越来越少。但是时至今日,却有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对中国有所恐惧,这种恐惧可以追溯到清朝,义和团时期,当然那是一段不怎么美好的时期,德国人都说中国人多么可怕,提到“黄祸”什么的。其实那说的是蒙古人!成吉思汗威胁着中国和欧洲。但是,这里没人了解历史如此的详细。还有一点小小的问题是关于汉语。因为汉语有很多4声,比如在电视里,大家常听到“谢谢”等。因为在不同的语系里,4声在德国听起来不是那么客气。但是对我没有任何影响。从中国我还带回来一大盒磁带,以便我可以继续学习中文,可惜我总是对自己说:“中文我明天再学。”就这样着样拖到现在一把年纪了。我必须再回到中国,好好学学了。

狼堡中国论坛是4年前成立的!它有两种功能:一个提供给在狼堡地区的中国人一个平台,让大家在中秋和春节可以好好聚聚,至少有家乡的感觉;另一方面是介绍文化,因为狼堡相对有比较多的中国人,所以可以很好的展开这样的工作,让德国人对中国有更多的了解,究竟中国发展的怎么样,目前是什么状况,扫除他们的偏见。让我举个例子。我可以很好的想象,中国人是多么的自豪,中国获得举办奥运会的机会。我也为此同样感到自豪,因为上海是我的第二故乡,北京是它的首都么!本来是件很好的事,但是德国媒体却报道的一团糟。所以我们在08北京奥运前夕和Wolfenbuettel市图书馆的汉学家施密特-格林策教授共同在不论瑞克商业行会举办了活动,介绍了中国,我认为这是有所成效的。

德国人在二战后有很强列的反战、反军队的情绪,所以看到中国阅兵,就会有种莫名的恐惧。所以我们请了中国大使馆的武官,他也曾在联邦部队培训过,给这里的人介绍了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历史。大家可以看出,中国人对安全的关注,比如修长城;几乎没有主动侵犯别国等。

狼堡中国论坛还组织过活动介绍中国宇宙探索的宏伟抱负,让大家对现代中国有更多了解。

自哈恩博士把大众引入到中国,人们又开始担心,中国要是什么都会做,将来大家会都失业了。我们做了很多解释,其实中国和德国应该更好的合作,而不是彼此对立。比如现在在上海,双方合作建立了电动汽车中心,这就是很好的合作范例。

说了这么多,其实狼堡中国论坛的作用不外乎:彼此增进了解,建立文化平台,对于这里的德国人,我们每年组织去中国的旅游活动,让人们亲身体验,增加多中国的认识。

韩珂:确实狼堡中国论坛有很多的工作,你得到了哪些方面的支持了呢?

Rosch:一个方面我们有前总裁哈恩博士,他在德国可能和在中国的知名度差不多,是他把大众带到上海,推动了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另一位是狼堡市长施耐莱克教授;我们还有工业商业行会和狼堡高校的支持。这就是主要的几点,当然还有向我这样的曾经去过中国的德国人,他们有在上海,北京,长春,大连或是南京工作过,对中国有特殊感情的一批人。

韩珂:狼堡中国论坛有如此多的专家,知名人士,您是如何将他们聚在一起的呢?

Rosch:很简单,直接邀请他们啊!(微笑)

韩珂:您曾经是工程师,高层管理人员,现在又是中国论坛的组织者以及狼堡市的议员。您是怎样扮演好这些角色的?您是如何分配和利用时间的?

Rosch:说到这个问题我就不得不提到我的夫人,很多事情都是在她的支持和帮助下完成的。另一方面,我感觉到我天生就充满了能量,我有足够的精力和动力去处理好这些事物。

在两年前,我发生了一次车祸,从那以后,我的精力不如从前,也不能一下子处理很多事物,那时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所幸的是,中国论坛有着一个庞大的理事会,里面都是一些能干而又富有激情的人,他们都来自各个领域,如来自企业、高校、市政厅、旅行社等,他们对中国论坛的建设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使得中国论坛能够有序的运行。

史敏哲:这对论坛的运行确实非常好,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不仅仅是这些理事们,同时您的家庭也给予了您很大的支持。正如中国一句话所说:在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位伟大的女人。

Rosch:确实是这样,不仅如此,我的两个孩子也是在极其自愿及乐意的情况下,去了中国,他们了解中国,并且十分热爱中国。

史敏哲:在您的生活中,曾经是否有过家庭和事业出现矛盾的情况?

Rosch:在我的人生中有这样三个主题:工作、业余活动和家庭。确实曾经出现过两难的境地,我尽力去让所有方面都平衡,但是也会有照顾不周全的时候,我想,在其他人的生活中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生命中实在有太多有趣的事情,值得我们去做,去关注。

韩珂:众所周知,您是中德汽车行业合作的先驱,您是如何看待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的?怎么样才能促成中德“双赢”?

Rosch: 我就中德汽车工业的发展来看,这对双方来说都具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但不是基于传统发动机汽车,而是在电动汽车领域。因为我们都知道,地球的石油资源正慢慢枯竭,而用绿色植物能源代替汽油或柴油进行燃烧,这种方法虽然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其背后则需要投入更大的能源。因此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今后的汽车发展趋势将会是拥有更大能量密度的电动汽车,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但总归会实现。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其所涉及到的经济以及技术面也将会越来越大,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很长的过渡阶段。

比如说大众汽车公司,它作为这次革新的领头羊,则需要来自各方面的支持以及大量的专业技术人才,当然也不乏很多中国的专家。大众计划最迟在2018年成为全球汽车生产制造商的龙头,其实这个目标并不遥远,现在大众排名全球第二,接下来将赶超丰田汽车公司。当然这并不仅仅代表我们在生产和销售商要拿第一,这只是一个必要条件,从长远的角度看,这更代表着我们要在技术上达到世界领先,比如说在电池和电机的研发技术上面。

韩珂:我们是一群对汽车工业以及对中德汽车合作发展有着极大热情的年轻人,所以我们创建了中德汽车工业技术学会。您对我们的学会有些什么建议,作为我们学会本身而言,应该在中德双方的交流和合作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Rosch:单就学会的名称来看,我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学会,因为我感觉它是基于技术领域的交流合作,同时我又觉得它的宗旨与中国论坛是一样的,它们都是致力于中德双方的交流合作,就汽车领域,它们都是将双方各自的强项提取出来,再强强联合,以达到更好,这其中就包含了欧洲汽车工业的先进技术以及中国汽车工业的良好基础,这让我觉得这对中德双方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十分好的契机。

就技术角度来讲,我认为电力电子技术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核心技术,我们已经有很多技术研发是依靠电力电子技术发展起来的,比如说我们很大一部分基础设施建设就是依托电力电子技术,同时,很多技术也是可以用电力电子技术实现或者取代的,如取代发动机驱动汽车,取代燃气烹饪食物等。除此之外,电能可以通过很多渠道获得,如风能、太阳能等。因此,我认为电力电子技术将会是未来发展的核心技术之一。

Related posts:

  1. 中德汽车工业技术学会成立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