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信息资料 » 学会人物志 » 

大众集团前全球总裁卡尔哈恩教授专访

卡尔哈恩教授:1926年出生于德国凯姆尼茨一个工业世家,曾先后担任过德国大陆集团董事长及大众汽车集团全球总裁。在任职大众集团全球总裁期间,实现了甲壳虫后继产品(帕萨特、高尔夫、波罗)的成功以及奥迪品牌的复兴。更重要的是,他通过在世界多国设置生产基地,让大众汽车集团跻身世界顶级企业行列,其中也包括了他一手策划创建的中国南北大众两家合资企业,成为中国汽车企业行业的典范。这样一位汽车企业界枭雄,一位充满绅士风度和蔼可亲的长者,同时也是在有生之年就进入欧洲汽车名人堂的汽车界巨人,中德汽车工业技术学会有幸于2011年6月24日在哈恩教授位于狼堡(Wolfsburg)的办公室中对他进行了采访。

主题:对当时发展中国市场、建立南北大众的初衷和想法,对大众核心竞争力的见解,对学会活动的看法和支持以及对青年人的建议。

主持人:韩珂、史敏哲、项曲、胡廷辉

Prof. Carl Hahn

韩珂:首先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您对整个汽车界是个传奇,同时对我们来说也是最享有盛名的名人之一,您作为全球总裁在大众公司工作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并且带领大众走向了成功。所以,我们的问题首先自然是关于您和大众的。

当您1982年以全球总裁的身份重返大众时,您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中国项目。当时有很多赞成这项计划,同时也有很多人反对,您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何最终还是选择了中国?

哈恩:由于对企业发展策略的不一致,我于1972年离开了大众。确切地说,就在我1982年重返大众的第一周,我接到了两个项目,其中一个便是我们应该与中国一起做些什么,1978年我们与中方进行洽谈,中方的洽谈主题是:中国将为大量出口而批量生产汽车。这在当时是很不现实的,但是类似的想法后来也由罗斯福提出,修建大量工厂,目的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以当时产业结构作为前提。我当时也在观察,但必须承认的是,我也有过质疑和动摇,是否可以同一个在国家产业结构中起着主导作用的社会主义政府建立合作。后来我认识了邓小平、李鹏等领导人,我们之间建立了信任,因为我认识到中国政府是一个务实的政府,它并不以一些不切实际的目标为导向,而是以社会的现实问题为导向。现在我也可以这样说,中国的社会主义政府正在尝试与资本主义社会接触,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中国人出国到海外,不管是在新加坡、美国还是其他地方,很多人都成为了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里人们有一种天赋,比如说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化,或者是250年前世界上最繁盛的经济社会等等,由此我们对中方合作者建立了信任,我们同样也尝试不让对方失望。但是大众在中国建厂初期,非常现实的是,我们的第一个计划是一个生产500辆汽车的生产线,我之前也提到了我们与中国双方各占50%的股份,在此基础上我们的进展非常缓慢,但这期间李鹏和朱镕基给予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尤其在引入介绍供应商方面。我们也同时做出了非常明智的决定,就是带来了世界上最好的供应商,他们也开始在中国投资并且也带来了技术。大家一开始都少量地进行投资,然后观察中国接下来的成长变化。我们大家都感受到,我们所有的期望都一一实现,同时也感受到中国在向西方开放,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他们不再把孩子们送到莫斯科,而是送到美国、英国等国家学习深造。我们双方都在不断地向对方学习,比如今天有很多中国员工在狼堡大众工作,同时也有很多德国员工去中国工作。想想当初遇到的困难,我们和中国政府一起都很快地克服了。而今天中国也有出乎意料的地方,那就是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其本身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今天回想起当时的决定,大家都感到很满意并且庆幸能够在中国建立合资厂,这是一个长期的投资。在风险管理方面,人们应该一直对自己的合作者保持了解,是否可以与其进行合作,其想法是否现实。

韩珂:大众最初进入中国市场后遇到了哪些中西方汽车文化方面的差异(如喜欢款式,工作方式等等),您是怎样克服和解决的?

哈恩:我们必须随时倾听消费者的声音,否则我们造出的汽车将无人问津。不管是在企业还是在整个经济社会里,我们都必须与消费者的行为保持一致性,如果想要去影响他们,我们将要付出很多,所以在一个汽车企业里,最重要的是知道顾客想要什么,同时观察自己的竞争对手,以此来决定自己需要作些什么。大众自身近些年来也有较大增长,不只是在中国,而另一方面,大众有相对较长的交货期,同时也有很广的产品线。当年我们在欧洲还是家小企业的时候,我们只有十分单一的产品,而扩大产品线的历程对我们来说非常艰辛,我们也没有相关经验,但是这些困难后来一一克服了。

Prof. Carl Hahn

韩珂:那您认为大众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哈恩:我们一直在强调,工程技术。在其他企业也许不是这样,但在大众我们一直投资研发,换句话说,我们一直将投资研发发挥到最大化,投入更多的资力在开发不同产品上面,也以此为产出,从而进行企业扩张。

韩珂:大众又是如何保持自身优势,在全球化的大浪潮中是如何保持整体竞争力,同时在个别市场进行成功调整的?

哈恩:我们必须对待每个市场都像在对待本土市场那样,必须在每个市场中心掌握足够的资源信息来进行投资生产,换句话说,我们应该为未来考虑最重要的东西。过去,我们90%的市场都在欧洲,我们只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欧洲。而现在不同的是,每个市场对我们来说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都必须去了解去分析,都需要知道每个市场的需求是什么,如路面情况怎样,购买力如何,人们对汽车的需求是什么,人们拿汽车来做些什么等等。另一方面,从我个人来讲,也是最重要的,我一直尝试观察自己的竞争对手,这意味着人们去认识了解自己的竞争对手,以此来分析对方。我的对手是怎么思考的,我必须要明确的知道,不只是在数据上的显示,而更重要的是对方在市场中真正的表现如何。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能,不停地讨论和观察,同样和自己的员工也需要探讨,我们还能改进些什么,所有大家已经做出的成绩,都能够在此基础上作的更好。另一方面,如果人们做的过好,这也是一种危险,这潜在中加大了不断满足顾客需求的困难程度,这也是一个限度问题,在某一个较小的市场上我们的供应极限在哪里。现在大众全球有很多市场,我们的优点是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的核心重点,而所有这些都必须回归到整个大众的产品模式上。

史敏哲:如何让中德汽车青年工程师相互支持,学会应该如何发挥其桥梁作用,您的建议和意见?

哈恩:我认为这非常好,我也非常愿意支持中德青年的交流,可以通过学会来展示一些我觉得很有意义的资料和信息,这不仅对大众来说很有意义,同样也对整个德国企业界。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跨文化的中德之间的交流,不管是通过网络还是其他工具也好。目前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在德国进行学习深造,德国也在这方面进行了支持,如DAAD就向留学生提供了奖学金支持,更多的中国学生来德,这也加深了双方文化的交流。德国是一个以汽车工业机械工业著称的国家,这也是它的优势所在。

项曲:我们的学会是一个年轻的学会,成员也都是由年轻的工程师和学生学者组成,您作为我们在汽车行业的榜样和先驱,对于我们青年人自我提升和发展,您有何建议呢?我们应该更侧重于某方面技术,还是成为技术通才,或者是技术和管理都注重呢?

哈恩:这完全取决于个人的目标。肯定有人喜欢搞研发而不喜欢搞管理,肯定也有人喜欢搞设计,那他们必须对价格成本以及经济金融有一定的了解。对于汽车行业工作的人来说,也有一种非常理想的结合,那就是工科教育和MBA之间的结合,目前在中国有很多优秀的MBA学院,这些学院有着在美国工作过的非常优秀的教授,他们的MBA课程质量很高并且也很国际化。所以说必须根据个人经验来确定个人的发展重点,如果一个人首先有着工科背景知识,先作为工程师积攒两三年工作经验总是没有错的,再中断一两年来进行MBA课程的培训,然后再来根据两者结合的情况,看更多地向工程管理方面发展(对此MBA课程很有帮助)还是更倾向于技术方面发展。如果对于学校读博的博士生来说,则可以省掉MBA这个环节,但是不管怎样MBA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工具。另外一个对于你们各位来说很重要的工具就是人际网络。学会中的各位都在不同公司或学校有着各自不同的专业以及不同的经历,但是如果大家能够合理利用这种资源的话,所有人都能从中获益。如果你们能够从德国甚至整个欧洲工程师中获得支持和补充那就更加理想了。

采访结束后,大家一起与哈恩教授合影留念。

Prof. Carl Hahn

Related posts:

  1. Wolfsburg市议员van Geuns-Rosch先生专访
  2. 舍弗勒(Schaeffler)集团访谈
  3. 马格德堡应用科技大学电气工程研究所丁永健教授专访
  4. 斯图加特——2010中国人才招聘日
  5. CCD2010 布伦瑞克地区组织活动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